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水利之声 >> 内容

饮水思源情深深

时间:2007/7/5 17:43:43 点击:28548

饮水思源情深深

    [文 杜昌华]2007年5月,在全省村村通自来水的观摩评比中,我市以组织得力、规划科学、机制先进、质量上乘以及接通率高等综合优势,被评为全省第一的好名次。作为这项工作的始终参与者,水利战线上的一名普通战士,当时,突出的感受不是名次的高低、现场的荣耀,而是兑现承诺和“还债”后的释然,想到百姓脸上挂满笑容的那种内心的踏实,对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热泪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”的刻骨铭心的理解。由此,一幕幕百姓吃水难的场景便情不自禁地浮现脑海,那往事的胶片,倏然清晰起来。
    解决老百姓吃水的问题,后来发展为让老百姓吃上清洁卫生、符合国家卫生标准的卫生水,前者可追溯到几千年、几百年,后者的界线为新中国成立后,也是几十年了。我市农村群众的饮水困难分为几种类型,一是缺水型。水质好,但水量少,主要是邹城、泗水、曲阜以及汶上的一些山区。长期以来,这些地方的群众为了吃水,不得不翻山越岭,肩挑畜驮,远的十几里,近的也三五里;到了雨季,耳听流水响,眼看山水流,一旦雨过后,仍为吃水愁,何以如此?蓄不住呀。类似的山村,作者是熟知很多的,印象较深的是汶上县军屯乡的梅花庄村。它是该县最偏远、居住最高、与最边地区、县接壤最多的村。这个一直二三百人的小山区,吃水最困难时竟然连维持生命都困难,至今家家还有原始的挑水器具,目前虽然通了自来水,对缺水仍心存余悸。长期以来,党和政府为解决他们的吃水问题累计投资达百万元。这期间打井打不出水来是常事,出门赶个集也要在回来的路上带回人家浇地的水。长期娶不进媳妇,倒是环境的恶劣逼着青年人奋发上学,在外走仕途做大生意的达十几人。上个世纪70年代,在5次打井不出水的基础上,经县域间协调,梅花庄与宁阳县属下的一个村置换了一块能够打井的地,政府投资给打出了水,236米深上来的井水,部分地缓解了生产用水,群众吃水仍要下山挑驮。这次全省性的村村通工程展开后,市、县、乡三级将此作为重点,找水、打井、掘槽、铺管,当家家的自来水龙头哗哗流出甘甜清水时,全村都沉浸在喜悦、兴奋之中,奔走相告,彻夜不眠。 
    我市有山区有平原有湖区,金乡、嘉祥、梁山等县的一些地方既是高氟区,又是高盐区。据有关部门的一项专业调查,有的重病区饮水含氟量高达每升水16.4mg,有轻、中、重病区1849个,受害人口150万以上。这就是我市缺水型的又一类:水质性缺水。笔者熟知的金乡县司马乡邵庙村等等的一些村,这里的群众一开口就露出满嘴的黑黄病牙齿,外出打工者往往羞于启齿。医学上这叫“氟斑牙”。来这里的人,包括干部、走亲戚、做生意者,十有八九是拉着肚子回去,而他们出门或进城一趟,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喝上清洁卫生的自来水。盼了一年又一年,熬了一辈又一辈,浅水井,压水井,坑中井,什么法都用上了,可高氟高盐一直如故。干旱年份,由于井深,所用提水井绳小孩愣是抱也抱不动。这些“双高”水,蒸的馒头一层的盐白,洗的衣裳从未冲干净过,烧出的水是典型的“白面汤”,壶中要放一个大棉花团,一壶水烧完出一把盐。许多村民说,他们的烧水壶烧坏的少,敲坏的多,要经常把壶底的碱敲掉,否则容量越来越少。令人感慨的是,邵庙这个村,不但水质差,而且还极为缺水,干旱年份,群众熬一夜只能浇上一亩地。特别随着地下水的减少,机井、压水井,从20米一直打到30米、40米、50米、60米,水位每次下降都使原来的井报废。这些年,由于加大了引水补源力度,地下水变得愈加丰富,群众浇地没心烦;村村通自来水,像邵庙等村是全镇三四万人三眼井连片供应,均300米以下,各项标准完全符合国家标准,群众已经认为自来水甚至比矿泉水好喝,更好于目前金乡县城的自来水质量。谈起这些,所遇百姓都如数家珍,有拉不完的故事。 
    “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,微山湖上静悄悄……”这首美妙的战争歌曲浸润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成长进步,可这里的群众吃水问题目前才得到基本解决。比较典型的不仅有沿湖,更有湖里像南阳镇、湖里37个庄台等。渔湖民吃水存在问题,看似不可思议,那么又是怎么回事呢?第一,可视为水质型。过去湖水碧清,草茂鱼欢,但赶上流行病,发病率就极高。第二,就是新出现的问题,就是湖水污染问题,这个问题,像邵庙等地的地下水也受到来自上游工业污染,有双层问题,也较普遍。近几年湖水在掐污后明显好转,但群众吃水仍是个大问题。湖水、湖区地下水、污染了的湖区地下水又有什么“功绩”呢?由于病毒病菌的作用,人的胃肠功能紊乱、免疫力低下、诱发和加重心脑血管疾病,重者则造成骨质疏松、骨变型甚至瘫痪,丧失劳动能力。多年来,许多渔湖民患了痢疾看不好,长了疥疮无对症的药,癌症发病率明显增高。就是因为吃不上清洁干净的自来水,15年前的连续两年大旱,南阳镇一万多人日夜排着号在镇机关和铁路13局等三眼井处挑水,很不跟趟。在湖底打出的井水,挑到家中澄了再澄方能饮用,而且洗碗洗菜的水必须反复使用,那年月,湖区有几个身体健壮、面色好看的青壮劳力?九村的王思海、田振诚说,他们患肠胃病每人都在济宁花了六七千元,就是看不好。饮用了300米以下的自来水,仅半年时间就顺了过来。 
    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,些水吾曹州县吏,一村一叶总关情。参与此项工作,真正体察底层,真是切身感受到党利为民所谋思想的伟大,体味到党和政府水、路、电村村通决心的为何如此坚定,体验到只有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才得以实现共享成果同沐阳光,同时也深刻地进一步被我们中华民族坚韧、宽厚的优良品质所感染。每至此时,让我们怎能不自觉实践党的宗旨,自觉落实科学发展观?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济宁日报2007年7月2日 第八版]

 
相关文章
  • 济宁水利网(www.jnsl.gov.cn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济宁水利网 移ICP备10086号